幌骗”迫“猎狼人” 金盆洗手

  伊世顿高频交易案“我们担心接下来除高频交易以外,采用其他策略的程序化交易也会被牵连,所以最近我们格外谨慎,以往认为没有问题的交易也主动停掉了。”某量化交易资深人士表示,“伊世顿案更细致的案情披露和处理情况,对行业的未来将影响巨大。”

  2014年,美国投资者才刚刚通过《FlashBoy》一书了解高频交易这一灰色地带,有媒体甚至声言高频交易者是专门猎杀机构投资者的“华尔街猎狼人”;2015年,“猎狼人”冲入散户为主的中国市场并大获其利,伊世顿获取的20亿暴利引发舆论哗然。(详见11月3日15版《解密伊世顿20亿暴利做市策略部分机构转谋商品期货高频交易》)

  “据我所知,伊世顿的高频交易手法在技术上并没有特别领先之处,同样的策略早先有很多国内团队在做,不过现在大多已收手。但伊世顿作为外资,是交易速度最快、赚得最多、最胆大妄为的一个。”沪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量化交易资深人士透露。

  而伊世顿案仍在发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除高频交易以外,部分高频交易业者担忧采用其他策略的程序化交易也会被牵连,因此也已停止相关交易。

  据伊世顿案情通报,“该公司账户组平均下单速度达每0.03秒一笔,一秒内最多下单31笔。”

  “伊世顿公司总经理高燕等人交代,安东及其境外技术团队设计研发出一套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远程植入伊世顿公司托管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服务器,以此操控、管理伊世顿账户组。”

  这是否意味着,伊世顿交易速度之所以如此迅即,仅是因为获得了“直连”乃至“渗透”交易所的特殊灰色权利?

  “其实这在期货公司是很常见的。以上海期货交易所CTP系统张江机房为例,大公司买了许多机柜,小公司就租一两个机柜,放服务器。客户直接用某一个直连交易所,和在场内马甲下单速度差不多。至于境外下单,用远程就能实现,一点不复杂,远程再加直接连到张江机房,就实现境外高速交易了,这根本谈不上植入攻击交易所服务器。”某家期货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

  “托管的行为很多机构都在做,但是不算直连,单子还是会过期货公司的风控,从期货公司的席位出去。”广济桥资本人士表示,“一般交易指令从用户程序出去,会经过期货公司风控,他们至少会检查保证金。这部分会浪费一些时间,但不可避免。如果绕过风控(也就是跳过期货公司柜台),一是可以节省时间,二是可以透支资金,主要目的是前者。”

  案情通报显示,“华鑫期货技术总监金文献在全面负责伊世顿公司与交易所、期货商的对接工作中,隐瞒伊世顿公司实际控制的期货账户数量,并协助伊世顿公司对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进行技术伪装,进而违规进场交易。”

  事实上,早在8月末即有市场传言称,“华鑫期货对外假称使用中金所的技术飞马系统,境外客户(仅一个)利用其独立系统谋利,技术总监予以支持”,案情通报印证该内容。

  “华鑫期货技术总监被抓,估计是因为直接将期货公司和交易所的交易对接(的程序)都拿出去给再开发了。绕过期货公司的风控,这个是违规行为。”广济桥资本人士表示,“绕过风控,和其他采用类似策略的团队就完全不在一个起跑线了,要知道,高频获利与否往往就在1ms(0.001秒)之间。”

  在业内人士的讨论中,伊世顿的交易行为除绕开柜台风控以及开设30余个账户外,“Spoofing(幌骗交易)”被认为是其显著特征。

  所谓“幌骗交易”的最著名案例是美股2010年5月6日发生的“闪电崩盘”事件,导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瞬间暴泻近千点,美股市值蒸发近万亿美元。美国司法部于5年后控告36岁英国高频交易员萨劳,指他涉嫌以“幌骗交易”,即利用自动化程序,设下大量指数期货沽盘,推低价格后取消交易,让自己能够以低价购买图利。

  而前述案情通报显示,“伊世顿账户组通过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自动批量下单、快速下单,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实现包括自买自卖(成交量达8110手、113亿元人民币)在内的大量交易。”

  此外,“幌骗交易”的前提是了解其他交易者的报单情况,继而采用超高速度进行诱骗、撤单及下单。

  “事实上中国交易所的市场数据是对这种操作很不利的,因为中金所的行情切片为500ms回报一次,相较海外成熟市场交易所要慢很多。500ms内发生了哪些成交?你只知道结果,但不知道全部,即不能准确了解500ms内订单簿内发生的实际情况。”前述量化交易人士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伊世顿之所以能够对市场进行操纵,即了解订单簿在500ms内的交易情况,是因为托管服务器与交易所撮合主机在同一局域网内,被伊世顿利用,从而提前获知其他交易者的报单信息。

  但对此,一位接近交易所人士表示,“首先,交易所不可能把外来程序放在撮合主机内;第二,托管服务器和撮合主机直线距离十几公里,实际上是网络隔离的,不可能有这样的漏洞。中国的期货市场架构,是编码直接到客户的制度,客户的一举一动,每笔操作交易所都是知道的。但交易所内部是有严格的保密制度,客户信息只有极少数签了保密协议的人才知道。”

  某私募高频交易人士结合伊世顿的非法利用30余个账户分析,更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伊世顿绕过期货公司柜台风控后,采用高频订单流去探测500ms内订单簿价差和深度,从而判断超短时差的方向。

  但这只是基本手法,上述私募高频交易人士观察到,更为简单有效的操作手法可能还要结合案情通报中提及的高达8110手、总额为113亿元人民币的“自成交”。

  “因为是多账户进行自买自卖,伊世顿当然要比其他交易者相对更了解500ms行情内订单簿内究竟发生了哪些成交。通过多账户自买自卖这种确凿无疑的违法行为,掌握了相对更为准确的成交数据,就有可能超越其他采取高频订单流探测订单簿的高频交易团队,并获取超额收益。”前述量化交易资深人士指出。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采用高频交易方式参与期指交易的众多国内团队早已在中金所连续祭出限制交易措施后收手,部分转战商品期货延续原有策略交易,但由于交易量不如期指,收益较为有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2014年5月5日对萨劳案的调查报告,报告明确表示“高频交易者的行为并非造成美股闪电崩盘的原因,但加剧了价格变动,并在E-mini期指订单流出现不平衡时,造成了成交量的急剧增加。”

  “根据最近几个月的监管措施,我们担心接下来除高频交易以外,采用其他策略的程序化交易也会被牵连,并被认定为股市大幅调整的罪魁祸首。所以最近我们格外谨慎,以往认为没有问题的交易也主动停掉了。”前述量化交易资深人士表示,“伊世顿案更细致的案情披露和处理情况,对行业的未来将影响巨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